RRS订阅
网站地图
邮件服务
松江教育网
松江资源库
综合管理
教师教育
首 页 | 信息公开 | 学校概况 | 胜博发999娱乐城 | 学校党建 | 胜博发网页版 | 教学研究 | 师资队伍 | 语言文字 | 后勤服务 | 学生园地 | 教学资源 | 专题网站
 
办公平台
       通知公告
       临时通知
       每周安排
       规章制度
       本站推荐
       校长寄语
 
首页  >  办公平台  >  校长寄语  
校长寄语
 
 
“有鱼”好?“能渔”好?
发布日期: 2010-11-25 13:28:00

      自从在学校网站上开了个栏目之后,便给自己套了个“枷锁”。所以,也就有了一个时常想些问题的习惯,借以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努力做事,才能不辜负老师这个神圣的称呼。
    
前几天,正好有两三个小时的余暇,想整理一下桌上的报刊,便看到了“中国教育报”上的这篇文章——“你扼杀了我对汉语的兴趣”。一口气读完之后,竟有一种意犹未尽之感,那个美国的学生为什么会提出如此尖锐的质问?教书究竟应该怎么教?
   
其实,谁都知道,基础教育这一块,我们中国是比较好的。有人甚至这样形容,你到国外读书,只要去他们的学校数数班中有几个黑头发、黑眼睛的,你就大概可以知道自己将来会是个什么样的名次。然而,我又在国内的媒体中看到这样的消息:一个教授的儿子,平时学习不错,刚参加完高考,经过熬人的等待之后,终于等来了理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儿子在一声欢呼之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等教授做了几个菜之后招呼儿子吃饭时,才发现儿子并没有呆在房间。几经周折,终于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建筑工地旁找到了儿子。他蹲在那儿正把自己曾经学过的教科书、辅导资料,一张一张地撕下来烧掉······
   
这样的两个结果,真使我百思不得其解。古人曾经精辟地形容过我们的教学:授人以鱼和授人以渔。究竟是“有鱼”好呢,还是“能渔”好呢?抑或是还有其他的什么呢?
   
曾经听说有这样一个数学教师,课后他的身边常常会围着几个学生,老师在点评完学生在课堂中的表现或解答好学生的疑问之后,总是会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张写有题目的小纸片,以奖励学生。因此,班中的学生只要认为自己上课时的表现不错,就会缠着老师要那一张写有题目的小纸片。我们读者诸君也就完全可以想象这位老师的教学成绩了。还有一个例子是发生在我们学校的。说的是我们低部有一个班级,语文成绩不错,但数学、英语却较差。其实,这数学和英语老师在这个班级所花的时间很多,只是效果不算好,不知到底是个什么原因。一次,数学老师专门在课余时间到这个班级去布置了几道题目,并说明过一段时间后会来收。然而几分钟之后,当这位教师又来到班级的时候,却发现好多学生都在做语文作业。我想,大家一定也可以知道这批学生为什么语文成绩会好于数学和英语了。
   
有人告诉我们:要懂得体味工作带给你的美。是说无论工作怎样艰难,你只要变换一种心态,就会从繁重的工作中体会到快乐。同样的道理,学生的学习生活是比较艰辛的,我们做老师的,要设法使学生从中感受到快乐——学习过程的快乐,那他们就不会有痛苦的体验,相反,他们会迸发出更多的热情去对待学习。我想,这个道理我们大家一定会懂。因此,我推荐这篇文章给大家,希望能对大家的教学有些帮助。

你扼杀了我对汉语的兴趣

——从哈佛的一门课说起

刚到哈佛不久,就结识了一帮关注中国教育的朋友。我们常聚在一起,分享对哈佛新鲜的课程、独特的授课方式、截然不同的教育理念等诸多方面感慨,慷慨激昂地对比自己在国内接受的教育和在哈佛领略到的新天地。
   
在与朋友的讨论中,我对有门课从嗤之以鼻到津津乐道,让朋友们非常惊讶,同时也受到了启发。这门课叫做《学习与教学:精彩观念的诞生》(Learning and Teaching: The Having of Wonderful Ideas),是由一位70多岁的老教授,爱丽诺?达克沃斯(Eleanor Duckworth)执教的。她是法国心理学家让?皮亚杰(Jean Piaget)的理论发展和继承人,强调为学生提供机会、让其自由探索的教学方法。这门课的基本上课方式是教授和大家围坐在教室里,实践和观察学习过程并讨论阅读材料。
   
比如,每次上课的前10多分钟,大家会分享这一周观察到的月亮的变化;接下来,或者由Duckworth给大家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独立或分组来实践和讨论,比如,四个孩子去看电影,他们想要坐在一起,有多少种坐法;又如,一个人应该怎么做才能通过墙上一面小小的镜子看到站在教室另一个角落的人。又或者,她会从某个小学带来几个孩子,在教室中间席地而坐,给他们上一堂课,而我们只作为观察者静静地做笔记,之后大家再就观察到的现象和心中的疑问进行讨论。
    
无疑,经过了刚开始的新鲜,我渐渐感到无聊:要想知道月亮的变化规律,去读几本书不就行了吗,何必自己天天辛苦地观察,科学家观察了几百年才探索出来的规律,难道一个学期我们就能总结出来?四个小孩怎么坐,不就是一个排列组合的问题吗,至于每个人发一堆回形针或者橡皮通心粉,在地上摆来摆去,非要摆出那24种组合吗?镜子的实验,不就是镜面反射的原理吗,中国的初中生都知道。至于教那几个小孩子关于立方体表面积的概念,那个把几个小木块摆弄了很久的小女生,到最后都没弄懂表面积和体积的区别。
    
我抑制不住地心烦——干脆告诉她答案,不就行了吗?让她自己琢磨真是浪费时间!要知道,中国学生一堂课45分钟,要学习多少知识,解决多少问题啊;要知道中国的老师,天天都在忙着让学生记住概念,学着解题,并且摸索更加简便的解题方式教给学生,好让他们在考场中取胜。
   
然而,当我带着满肚子的不满意阅读从哈佛走出去的一个个校友写下的教学日记时,我惊讶了。这些校友的学生通过这种教学方式,常常迸发出让人惊讶不已的想法和观念,并且执着主动地要去设计小实验来验证他们的想法,而老师,作为引路人,并不告诉他们答案,甚至当他们明显出错时,也不纠正,只是在旁边微笑着,观察着,时不时地问一句: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往往是越做越开心,越做越想学。老师的职责不就在于此吗?给学生提供探索的机会和工具,引起学生学习的兴趣,引领他到知识的世界。
    
后来,Duckworth布置了一份作业,让我们尝试运用这种方法教学。我设计了一份教美国同学学习普通话音调的作业:通过教他010的念法,让他自己探索普通话的几个音调及其不同。带着我当时对这种教学方式的理解——无论如何不告诉学生正确答案,我开始了实践。然而骨子里想让他快点掌握知识的强烈愿望,让我忍不住通过各种手势和眼神告诉他答案。我不断告诉自己,我只是在暗示他,我可没把答案说出口。可当他意识到我的暗示时,他非常不高兴:“Xinyue, you are killing my interest in learning Mandarin. I want to explore it myself.”(馨月,你扼杀了我对汉语的兴趣,我想自己去探索它)。我顿时非常尴尬和愕然。然而那句扼杀了我的兴趣,犹如醍醐灌顶,让我开始去思考这种故意拖延时间,不告诉答案的教学方法意义所在;让我突然领悟到为什么很多中国的学生都不能感受到学习的快乐——因为那不是学习,那是做题。
     
还记得与朋友们分享时,他们听完我一番试图表达清楚所有细节的讲述后,那一片沉默。因为我们感到要让中国的教育有所改进,需要做的太多太多,比如从最根本的对于学习和教学的理解,到怎么保持学术环境的纯洁和自由。然而,仅靠一己之力,能做的太少太少。但当互相凝望彼此时,我们又充满希望:我们就是一群关注着中国教育的人,而国内还有更多的人,正在为中国教育行动着。
            (
胡馨月 麦可思高校咨询顾问复旦大学文学学士、哈佛大学教育学硕士)

 

文章作者:wenhuashan@djxx.sjedu.cn
文章出处:校长室

文章浏览次数:
 
 
   
 
首页 | 信息公开 | 学校概况 | 胜博发999娱乐城 | 学校党建 | 胜博发网页版 | 教学研究 | 师资队伍 | 语言文字 | 后勤服务 | 学生园地 | 教学资源 | 专题网站
胜博发官方网站 ©2008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洞泾镇蔡家浜路751号 邮政编码:201619
电话:021- 57772912 电子邮箱:djxx@sjedu.cn
网站访问次数: 网站备案号: 沪教Y6-20110017